環保資訊月刊

期數 標題 作者

2016年(213-214期)

2015年(201-212期)

2014年(189-200期)

2013年(177-188期)

2012年(165-176期)

2011年(153-164期)

2010年(141-152期)

2009年(129-140期)

2008年(117-128期)

2007年(105-116期)

2006年(93-104期)

2005年(81-92期)

2004年(69-80期)

2003年(57-68期)

2002年(45-56期)

2001年(35-44期)

2000年(31-34期)

1999年(27-30期)

1998年(23-26期)

1997年(18-22期)

1996年(15-17期)

1995年(11-14期)

1994年(7-10期)

1993年(3-6期)

1992年(1-2期)

環保資訊月刊 第141期 2010年01月出刊

【好書共賞】 古代陽光的末日---地球的命運與我們的及時行動
古代陽光的末日

 

   

蕭如珀

書        名:The Last Hours of Ancient Sunlight

---The Fate of the World And What We Can Do Before Its Too Late

         者:Thom Hartman

出  版  者:Three Rivers Press, New York, New York

出版時間:1998, 1999, 2004年

能源是經濟成長的基本要件,但地球的化石能源日漸減少,因此引發了世界各國的搶油大戰。我們應該繼續搶油呢?還是應該儘快未雨綢繆,利用既有的能源開發出未來的能源,傳給後代子孫呢?

 


 

陽光為大地帶來了能量,而能量轉變各種形式,循環於無止境的生命、死亡與再生的週期中。部分的陽光儲存於地底下,形成煤、石油、天然氣等,是珍貴的不可再生能源,也是現代科技所仰賴的動力來源。根據科學的資料顯示,這些地底的陽光經過的時間很久遠,以億計。然而這些長時間所形成的能源卻在短短幾百年的科技時代被快速地消耗,所剩的數量雖然各方的說法不一,但可確定的是,可用的時日並不多。

能源對於現代人們的生活如此重要,萬一面臨了無能源可用的窘境時該怎麼辦?本書作者桑姆‧哈特曼(Thom Hartmann)從各方面探討,希望喚起人們的良知,改變生活習性以減少對地球的壓力。哈特曼是美國知名的環保作家,作品發表於時代雜誌、華爾街期刊、美國公共廣播、CNN等;他也是知名的演說家,在過去20年中的聽眾超過10萬人,現居住於美國佛蒙特州。

古代陽光的來與去

人類用煤的歷史大約開始於900年前,當時歐、亞洲均有人在地下挖掘到煤礦做為能源。煤是古代的植被埋在地表所形成,據推估它是3億年前的陽光所產生的,所以是人類使用古代陽光的起源。由於地底的古代陽光出土,所以讓人類減少對即時陽光的依賴。

煤的開採是人類史上的大事,從此我們的祖先開始超用地球的陽光儲存量。因對木材做為能源的需求減少,森林地大量開墾為耕地,糧食大增。因此,人口由1,000年的5億增加至1,800年的10億。

 之後,人類又發現了古代陽光的大「帳戶」—石油。石油是數億年前的植物物質沈積海底壓縮而成,而它最先於1850年在羅馬尼亞廣泛被使用。1859年美國賓州發現了油田;後來世界各地亦相繼發現了儲量豐富的油田,使得石油的使用進入了全盛時代。它不僅是可貴的能源,更是合成纖維、建材與塑膠的來源,對食、衣、住、行各方面的用途很大。

有了石油後,科技跟著大躍進,人口也大增,很快地在短短130年間由1,800年的10億增加為1,930年的20億;30年後增加至30億(1960年),14年後再增加為40億(1974年),13年後成為50億(1987年),12年後更快速增為60億(1999年)。自1987年起,人類成了地球上總體積最龐大的物;約於1990年時就是地球上數量最多的哺乳動物了。人類的消費佔全球「主要生產淨總額」(NPP,指地球上所有物種所需的食物與能源總和)的40%以上,所使用的水資源佔全球可用水的50%以上。

以現在人口增加的速度,再過50年人口將會是多少?地球上的資源又能維繫多久?21世紀是一個快速變化的世代,當貯存於海底叫做「石油」的古代陽光漸漸少後龐大的人口要如何在有限的資源下過著舒適、成長的生活呢?而當新興國家加入大量用油的行列時,有限的石油存量能為大家所平均使用嗎?不會發生石油戰爭嗎?

《人口增加對地球的壓力》

當哥倫布於1492年登陸海地時,整個島嶼幾乎都是森林。當時島上30萬原住民以自然為家,和萬物和諧相處。1495年哥倫布再次登陸至1555年間,哥倫布兄弟的軍隊虐、屠殺原住民,以致絕種。取而代之的非裔移民大肆砍樹開墾,目前海地的樹木僅剩1%而已。數百萬人居住在擁擠的城市裏,提供廉價的勞力,是全球最貧窮的地方之一。

海地就像是全球的縮影,各地的森林在短短數百年間遭到人類不斷地砍伐,嚴重影響地球的生態。據估計,歐洲現存的森林地僅剩27%,亞洲剩下19%,而美洲只有25%。雖然近年來廣泛地栽種新生林,但和原生樹林相比,仍不成比例,對地球水文,空氣的循環助益不大。

1994年,聯合國的糧食與農業組織發表了一份資料,說明全球海中的漁資源有70%遭到了破壞。雖然漁公司對此資料不滿,對聯合國的相關組織施加了強大的壓力,但2003515日知名的《自然》期刊更刊登了生物學家邁爾(Ransom Myers)和渥姆(Boris Worm)的論文,詳細分析他們所收集到的資料,顯示出大規模捕魚已造成90%以上大型魚類的消失,對生態的影響令人憂心。

海上超捕破壞了海洋的生態,而陸上的土地超用,使得土地越來越貧瘠,病蟲害增加,必須施用大量的肥料與農藥。化學藥劑的使用固然可以增加糧產,但也對生物體的健康危害很大,小則引發過敏,大則不孕、致癌、喪命。長期使用更會造成生物體的抗藥性,使得藥劑越用越重。

人口過量,不僅糧食的需求大增,各種民生用品也跟著大量生產,於是畜牧、養殖及民生工廠所排出的廢氣污染大氣,還造成嚴重的溫室效應。1950年的全年排碳量為16億噸,現在則每年超過60億噸。除碳外,甲烷(沼氣)的暖化效果更是驚人,而天氣的暖化會加速沼澤地的成長,產生更多的沼氣,形成更進一步的暖化,再產生更多的沼氣…。

 《新文化與舊文化》

人類在以往10萬年的漫長歲月中融入大自然,與萬物和諧共存,是所謂的舊文化。大約7,000年前,人類漸漸脫離游牧生活,開啟農業生活後,糧食生產穩定而增加,「財富」的累積使得社會結構起了變化,出現階級的文化,稱之為新文化。

在舊文化時期,科學並不發達,人類對自然有崇拜、敬畏之心,打雷、閃電被視為天神發怒,日蝕則象徵厄運要降臨,因此言行舉止自有規範。新文化時期由於科學的進步,人類與自然的關係有重大的改變,對於自然的現象可以科學來解釋,自亞理斯多德至笛卡兒都認為人類可以駕馭自然,地球為宇宙的中心,而人類位於宇宙的最上層。

新文化視人類為自然的重心,伽利略甚至認為若人類不存在,則地球也沒有存在的意義。雖然人類至上的本位主義隨著時日而有所修正,但一般人仍認為人類是萬物之靈,可以獨立生活,不受自然的擺佈。與舊文化歷經長時間的考驗相較,新文化所建立的基礎並不健康,未經長時間的淬煉、驗證,仍有待大家的思考、省思。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美國原住民研究教授佛布斯博士(Dr. Jack Forbes)以美國原住民語言「wétiko」來描述新文化現象。「Wétiko」的字義是「吃人」,佛布斯教授用它來說明歐洲的文化標準:我們「吃」(消費)其他的人類,破壞他們,破壞他們的土地,在經濟上或肉體上奴隸他們,哥倫布「吃」海地的原住民即是一例。

佛布斯教授對歐洲文化的見解亦適用於美國及其他的強權國家。美國建國初期,屠殺原住民;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希特勒攻打其他國家,例子不勝枚舉,它是新文化的特色之一,令人不寒而慄。隨著科技的發展,「吃」人的方式越多樣化,危險就在身邊,有毒廢棄物,食物中含毒,讓人防不勝防。

然後,當壞事做盡之後,只要舉行宗教儀式,向神懺悔,就可得到原諒。是否新文化告訴大家,可以偷、搶、破壞,只要高興沒有什麼不可以做的?大家比拳頭,比財力,比科技,無論犯了什麼過錯最後都可以得到原諒,是不是很奇怪?

《部落與城邦

囤積食物大概是人類脫離自然的第一步,在有歷史記載的古文化中,部落是當時人類的自然組織。桑族(San)是南非北部沙漠的原住民,他們以打獵為生,但都在必要時才會獵殺動物當食物,並向被獵殺的動物致謝。他們接受人的恩惠時並不說「謝謝」,僅以微笑致意;看到有人飢餓時,無論食物夠不夠,一定和他人分享。

部落最小的單位是家庭,1800年時,地球上的人口約有一半過著部落的生活。它有五大特色:1, 在政治上獨立,每個部落人數在數十人至一、兩百人之間;2, 結構相對平等,領導者並非權威的象徵;3, 生活在地化,依賴可再生的地方資源;4, 有獨特的認同與生活方式;5, 部落間彼此尊重。

巴西北部雨林中住著卡牙波(Kayapo)原住民,他們在被征服前的幾千年甚至超過萬年的時間中,生活皆從自然取其所需,但絕不破壞自然。他們在雨林中伐木整地,第一年種植豆科與塊莖作物,以營養、穩定土壤。之後,第二年開始則在土地中心種植需大量陽光的作物,外圍依序種植喜樹蔭的作物,七年後廢耕,讓土地回歸自然,長成樹林,一般大約10-20年則又是茂密的雨林。

大約7,000年前,蘇美人在兩河流域建立了第一個政治性組織的城邦,從此城邦文化漸漸取代了部落組織。20世紀更見部落組織快速地被消滅,巴西於1900-1950年間就有87個部落消失了。目前全球僅有大約1-2%的人口隸屬於部落組織,達爾文和赫胥黎(Thomas Huxley)皆認為這是優勝劣敗,自然的過程。

然而,城邦真的是比較優秀的社會結構嗎?被消滅的部落比較原始、落後,是否代表比較差呢?城邦文化到底有什麼特色呢?1, 城邦有鮮明的政治結構與政治獨立性,邦主擁有所有的土地與地上物,可以組成軍隊與警察,以統治邦內人民;2, 城邦組織分層負責,越居上位者權力越大,財富也相對較多;3, 自給自足的城邦不多,一般都需漸漸向外拓展,或甚至掠奪、侵佔;4, 成長是最主要的目標,當無法達成時會遭征服併吞;5, 當需要的資源不夠時,和別的城邦訴諸武力是無可避免的解決方式。

城邦文化講求權力結構,是當今文化的主流;現在許多地方施行的民主制度是城邦融入了部落文化平等、自由的價值,是一較可行、較健康的政治結構。部落文化強調合作、平等與安全,讓每個人的生活得到保障,物質不一定豐富,但精神上卻是很安心,這是城邦在面臨資源漸漸匱乏時,所必須努力追求的目標。

《我們的行動》

人類的生活習慣與社會制度的形成是漸進的,並非一朝一夕所能達成。在現有的社會架構下,要改變對地球的壓力最重要的是我們心態的改變。人類是自然的一部份,對於自然資源應該保護、珍惜,以求地球的永續生存。人類的幸福取決於精神層面的滿足,而健康的大自然提供了許多修心養性的的場所。

人類科技的進步是不爭的事實,而科技的可貴之處不在於用它來摧毀敵人,劫取利益,有用的科技可利用最少的資源為人類謀取最大的方便與舒適。在化石能源大量流失後,人們一方面應該利用現存的能源發展未來的新能源,另方面更應該節省能源,以延長既有能源的使用年限;此外,發展省能科技迫在眉睫,惜物、愛物皆有助於大家分享有限的地球資源。

幸福是主觀的認定,物質豐富並非快樂生活的保障。舊文化的人類在部落中互相扶持、照顧,他們的物質生活雖無法和新文化的人類相比,但他們的精神生活一定不會輸給我們的。看看我們的周遭,有多少人能有閒情逸致享受自然之美、天倫之樂、親朋之情,大多數人逐日奔波,為追求物質生活而焦頭爛額。

羨慕有好的鄰居,有好的社區生活嗎?我們可以選擇適合的社區加入,也可建設自己的社區成為節能省碳、互相關懷的良好居住環境。目前已有很多模範社區可供模仿借鏡,越多社區的加入將可蔚為風潮,為地球興起居住的主流。只要大家能改變心態,這股節能的力量可創造嶄新的文化,甚至藉由政治的力量而大力推廣。

結論

宇宙萬物是否皆為人類而活,只要威脅到人類的生存,就要設法消滅他們?或是他們也都有生存權,人可以為生存與萬物競爭,但不可消滅他們?從自然的觀點來看,地球上的動植物皆彼此競爭陽光與食物,但卻沒有毀滅對方,人類為自然的一部份,應尊重自然的機制,將「競爭」融入我們的文化中,與萬物共存。

哈特曼在書中詳細說明人類在大肆揮霍古代的陽光後所該面臨的省思,而最主要的是瞭解大自然,改變心態。也唯有內心完全的改變才能有效地控制人口、搶救森林、再造社區、去除浪費的習性。作者列舉了許多人類的缺點,但卻深信只要人們勇於追求心靈的滿足,不迷戀物質的世界,則未來仍可以樂觀期待。文化對人們的影響至巨,只要改變新文化征服、佔有的心態,擷取舊文化平等、和平的精神,則我們不必居住於洞穴、茅屋中,卻也可以保護我們所生存的地球。哈特曼對當今地球的亂象所提出的許多解決方案,正中要害,他同時也帶給人們許多希望和信心,讓讀者在檢討人類的行徑時,對地球的未來則充滿著新的憧憬,令人振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