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資訊月刊

期數 標題 作者

2016年(213-214期)

2015年(201-212期)

2014年(189-200期)

2013年(177-188期)

2012年(165-176期)

2011年(153-164期)

2010年(141-152期)

2009年(129-140期)

2008年(117-128期)

2007年(105-116期)

2006年(93-104期)

2005年(81-92期)

2004年(69-80期)

2003年(57-68期)

2002年(45-56期)

2001年(35-44期)

2000年(31-34期)

1999年(27-30期)

1998年(23-26期)

1997年(18-22期)

1996年(15-17期)

1995年(11-14期)

1994年(7-10期)

1993年(3-6期)

1992年(1-2期)

環保資訊月刊 第133期 2009年05月出刊

【專題】 Whooping Crane,美洲鶴
美洲鶴

   

林佳谷
台北醫學大學
公共衛生學系

一、前言

冬天的美國德州休士頓(Houston, Texas)有何旅遊好去處﹖

到阿蘭薩斯國家野生動植物保護區(Aransas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簡稱‘Aransas NWR’ )去看美洲鶴,這裡是候鳥的冬天棲息保育地,作乙趟一日遊的生態之旅頗為理想(單程約3小時)。首先得感謝休士頓中華保健中心的主辦,以及德州哈利士郡(Precinct 3, Harris County, TX)所提供的福利交通巴士,為長青族們提供了一個愉快的週末(1/28/05)。

在德州東南墨西哥灣的海岸邊,有一狹長帶濕地區,這裡有耐海風的橡樹與橡樹半島(the Live Oak Peninsula),與陸地圍封起來的低鹹性海灣(the land-locked bays),這一帶是許多退休人的隱居處所,它有「誘人之美的德州海岸」(The Charm of the Texas Coast)的雅號。其中有一佔地兩萬英畝的保留地,即Aransas,它提供了美洲鶴與少數(15種)其他候鳥來此過冬(十月~四月)。從休士頓出發,取道州際高速公路59-S,朝南經維多利亞(Victoria),在還未到達基督頭小城(Corpus Christi)之前,轉入35號鄉間公路,經過鵝島(Goose Island,在此有一棵千年橡樹,見圖)、富爾敦(Fulton)與岩石港(Rockport)兩小鎮後,取阿蘭薩斯通道Aransas Pass)即可抵達目的地。Aransas介於北邊的聖約瑟夫島(St. Joseph Island)與南邊的美洲野馬島(Mustang Island)之間。在以上三個小島的東邊外側屬於海水的墨西哥灣阿蘭薩斯港(Port Aransas, Gulf of Mexico),西邊內側是淡水,鹹性低的柯巴諾灣(Copano Bay,北邊),與基督頭灣(Corpus Christ Bay,南邊)。以上出海口沼澤地是美洲鶴從加拿大西北邊陲亞伯特省的伍德水牛國家公園(Wood Buffalo National Park, Alberta, Canada),飛行2,500英哩來此過冬的棲息保護區(refuge or sanctuary),就好似台灣曾文溪出海口處,每年有黑面琵鷺(Black-faced Spoonbill, Platalea minor)來此借境過冬一樣。

二、美洲鶴的基本資料

1.身材:美洲鶴是北美洲長得最高的鳥,直立有5 ft高,展翅有78 ft長。為便於飛行平均體重約15磅(雄16磅,雌14磅)。(見圖)

2.顏色:成年鶴全身盡白,不像類似的沙丘鶴(sand-hill crane)帶有灰棕色。其翅末端,在展翅時,由下往上望,有其特異之黑色。另外,黑臉、黑腿、黑腳與紅頭是其顏色特點。小鶴開始成肉桂棕色的保護色,滿足歲時翅之黑色末端出現,全身呈肉桂棕色與白色的混合。

3.飛行:當飛行時頭、頸、腿等伸直成一直線,有別於白鷺或蒼鷺等的頭頸縮成‘S’型。其振翅的特點是:下擺輕慢,上揚快速。當能藉助於對流熱氣流翱翔時,飛行速度可達3545 mph(英哩/時)。

4.孵育:美洲鶴一般在大自然可以至存活25年。在北部的春季,典型的求偶舞之後,經常會下有兩顆蛋,公、母鳥分擔孵化,一個月後可孵出兩幼鳥,不過經都僅能養活一隻。幼鳥必須快速成長(約每天長大1英吋),以便在幾個月後的秋天能夠加入南飛遷徙的行列。第二年夏天回北方後,小鶴就加入了單身行列,在四~五歲時找到終身伴侶,除非有某一方折翼,否則白首偕老。

三、美洲鶴的滄桑史

美洲鶴學名Grus americana,以其尖銳似小喇叭的叫聲‘ker-loo ker-lee-loo’,有類似百日咳(whooping cough)之悽慘咳聲,英文稱作‘whooping crane’20世紀由於人類多種開發的結果,棲息地(habitat)消失,再加上時尚界在20世紀上半期時興在女人的帽子上裝飾漂亮的羽毛,造成濫捕殺的結果,是美洲鶴從十九世紀中期的7001,500隻,在1941年幾近絕種,僅剩15隻。在各界多方面熱心的復育下,在2005年已恢復到全美洲有465隻的佳績,再繼續努力,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從「瀕臨絕種」(Endangered species)的名單,漸入「受威脅物種」(Threatened species)。但仔細分析,尚有很多隱憂,因為目前的465隻中,僅有1702002年)~2132005年)隻屬於有候鳥遷徙能力者(the Aransas Migratory Flock),其他生長在美國東南角落佛州季辛米草原(Kissimmee Prairie, Florida)與雀沙豪威茲卡(Chassahowitzka, FL)的200多隻,屬於不識途,無遷徙回歸北部故鄉能力的非遷徙族類(Florida Non-Migratory Flock)。遷徙必須有認識途徑與中途謀生的能力,而這又得自傳承,從老鳥帶菜鳥中教出來的。(遷徙與棲息地,見圖)

四、復育的努力過程

一個物種的存活(survival)與絕種(extinction)就在我們的起心動念之間,一個偉大的復育計畫(ambitious recovery efforts)於焉產生。原來‘ambition’乙字何止是野心家的貪婪,更是一個有抱負人的氣度,‘Boys be ambitious!’的名言在我耳中響起。復育過程如下:

1.  找出南北遷徙途徑孵孕巢穴

南遷的德州Aransas基地在1937年被列為國家野生動植物保育區。一次偶然的機會,救火隊員在1954年發現了加拿大的孕育所,在伍德水牛國家公園內。

 2.  棲息地之保育與禁止獵的強力執行

其中國際性的華盛頓公約(1973)與美國的瀕臨絕種物種法規(Endangered Species Act, 1973),最為有力,使所有努力有所依恃。 

3.  撿蛋(偷蛋)與代理孕母

美洲鶴雖每次下蛋兩個,但通常成功孕育率僅一隻,於是偷撿蛋(egg collection)計畫在1967年開始執行,並選在洛磯山區的愛達荷州讓沙丘鶴來作代理孕母(surrogate mother, surrogacy project, 1975)。可惜長大後的美洲鶴竟認同沙丘鶴是它的族類,並與之配對。這一失敗的試驗在1989年宣告終止。 

4.  捕抓下的孵育計畫

在上述偷蛋、代理孕母的計畫失敗後,乾脆就在飼養人工孵化再放生的模式下成功增生,如今鶴蛋不必偷取自野外。在國際野鶴基金會(International Crane Foundation)下的馬利蘭州巴度仙野生動植物研究中心(Patuxent Wildlife Research Center, Maryland)與其他孵育中心,包括加拿大的卡加利(Calgary)與德州的聖安東尼(San Antonio)動物園都可以見到美洲鶴的芳蹤。此後,復育計畫(Recovery Plan)之終極目標將朝以下兩大目標來達成︰

a. AransasWood Buffalo南北兩大棲息地至少維持有40對孵育巢。

b.另闢有類似的兩個野生保護區,可以維持各25對的孵育巢。

 5.  美洲鶴學校(Crane School)與起飛

為了避免受驚嚇,也不想讓它們對人類之不起戒心,飼養者必須著類似鶴的偽裝衣。在互動習慣後,當飼養的生物學家以極輕型飛機(ultra light airplane)飛後,小鶴們也跟著遷徙的飛行。在2001101日從北部的威斯康辛州起飛,經過48天,飛行1,218英哩,鶴群順利抵達佛州過冬。在翌年49日,鶴群在無飛機的導航下,順利北飛抵達威州,這回速度更快,祇花了11天就抵達。藉助熱力的翱翔而不是跟在飛機後方猛拍翅翼,省力輕鬆多了。(見圖)

五、省思與聯想

如果從遊山玩水的角度來看,這回的生態之旅實在沒有什麼看頭,即使到了目的地,還得藉望遠鏡才能遠遠眺望兩三隻野鶴,這與傳統動物園或國家公園的遊樂性,以客為尊的傳統大異其趣。在這裡遊客被告戒不可驚擾此地的主人,這裡是爲一些野生動植物所留下一處避難庇護所。此地的任何一根羽毛,一片枝葉都不得帶出。人是可怕、可憎的物種,鮮明昭示。不過就是因為有這麼重的棒喝,才讓我寫下了以上的這篇文章,更將心得傳授給我環境科學的學生,對他們將來學習物種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Diversity)與華盛頓公約(Washington Convention, 原名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 1973,簡稱CITES)將有所裨益,也可明智地處理大陸擬送熊貓、金絲猴等的授受議題。除了以上主旨外,更有其他的聯想:

1.休士頓中華保健中心這次生態教育之旅,意義深遠,承辦者更有為長青族高興的愛心來服務,讓人感動。承辦者說她每憶及生前父親的渴望:「下回我們到哪兒去?」她覺得她已經找到了此去當義工的工作方向。

 2.德州休士頓大都會(Metropolitan Houston)位在德州的哈利士郡內,此區分作四個Precinct(),各有執行長(Commissioner)一人,負責公園、圖書館與社區中心等的工作,其中有一項是提供長青族旅遊交通巴士的服務,也就是免費帶老人外出旅遊。這回是參加了第三區的活動。

3.今日全球最大的環境生態公約當屬物種多樣性公約,自從1992年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地球高峰會後(Earth Summit, Rio, 1992),幾乎全球都加入這個公約。雖然此公約最初關心的是動植物物種,但請大家千萬不要把人這個生物以及他所連帶的文化與語言等給忘記;也請切記單一同質的文化,雖有其管理的方便,但果真如此,這個世界將非常的無趣與少生命力。 

4.物種消失的原因有多種,包括:棲息地的破壞、爲商業的利益而獵殺或砍伐、作為食物之耗用、外來種之引入、打獵活動、環境污染、因迷信而去除之等,其中以棲息地之被侵占破壞最為可怕。又,商機下的犧牲品也非常可觀,這也是華盛頓公約訂定的原因,從源頭把關作起,不准有某些物品的國貿交易。這時最怕的就是一些為非作歹的黑心獵戶。傷害瀕臨絕種物種的行為將受到重大的刑責,過去曾有誤殺刻意引入黃石公園的加拿大野狼而闖禍的獵人;而在台灣竟有丹頂鶴之被槍傷行為發生(9/16/04)。除外,流浪狗入侵關渡溼地威脅水鳥(2/2/05);野鳥捕食虱目魚苗,漁民擬擁槍射殺自救(5/26/05);海豚猖獗啃食黑鮪,船長恨得牙癢癢(5/17/05);珍禽異獸上桌,五味雜陳(5/26/05);丹大狩獵(野生動物狩獵專區),22獵人展神威,圓滿落幕(12/24/04以上祇是台灣在野生動物上的一點皮毛報導,不過卻也在在顯示物種保育觀念上的嚴重落差,不只汗顏,更覺得我們國民少了「哀矜勿喜」之情,真是殘暴不仁。天地萬物雖為靈長之人類所宰制(subdue),但那是託管(trust & management),而不是任君宰殺,這才是<聖經•創世紀>之本意(‘Be fruitful and increase in number; fill the earth and subdue it.’)(Genesis 1:29))。一個敬天惜地,民胞物與,天人合一的勞動者,他會認為所收成的1/3該分享其它蟲魚鳥獸,1/3回歸大自然,最後的1/3才是自己所該得的。果真想百分之百的擁有,那就請先作好網室或杜絕的方法,而不是以暴力來相對待那些祇是圖個裹腹的其它生物。

 5.鶴的高雅舉止,古今中外倍譽有加,甚至有天堂鳥”(Birds of Heaven)的美譽,在東方的丹頂鶴,被日本人視為國寶。粉紅色的flamingo(紅鶴),賭城的大旅館與電視影集片名都用了它的名字,也讓人憶及白居易•<憶江南>中的詞句:「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中醫學健康三寶:精、氣、神;並云:「煉精化氣,煉氣養神,煉神還虛;神足不思眠,氣足不思飢」;並有三種吉祥動物分別代表,即鹿之守精,龜之守氣與鶴之守神。在事事求速的社會,人人天天喊忙,精神不濟,不妨向鶴學習它金雞獨立閉目養神的工夫。 

6.為了避冬(氣溫與食物),候鳥需要有南遷的大工程,於是交配、孵育、幼鳥的成長時間都要算得精準,繼而2,500英哩飛行的體力,尋求中途安全的歇腳處與食物的補充都要有經驗與膽識,也在這磨練中,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留存者是挑戰下的成功回應者。老鳥帶菜鳥的可貴傳承經驗,與團隊(flock)的集體行動力量,都是值得學習的自然道。小鶴快速生長,每天長一吋,與搖籃曲:「一眠大一寸」,有其共通點。

 7.美洲鶴的英文名whooping crane,竟引起一位老太太早年有幼女死於百日咳(whooping cough,學名pertusis)之感傷。在DPTdiphteria白喉,pertusis百日咳,tetanus破傷風)三合一疫苗施打預防的今天,百日咳已不再是要命的絕症。在沒有抗生素與疫苗的時代,若知道在腳底湧泉穴上覆以搗碎的大蒜,也是一種絕妙的民間療法。這時當然要注意先在腳底擦一層油,避免皮膚的燒灼,再包紮、穿上襪子之後,功效可以期待。(RefGarlic

 8.德州東南邊沿墨西哥灣的那一狹長帶狀水域,素有「誘人之美的德州海岸」美譽,也是這回美洲鶴的冬天棲息地Aransas的所在地。不由得讓人聯想到電影「畢業生」(Graduate, Dustin Hoffman主演,1967)其中一條主題曲‘Scarborough Fair’,那是一首十三世紀蘇格蘭民間之謎歌(riddle song),歌詞中之第二段是這麼寫的: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請她為我找一畝地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香草、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地必須位於海水和海岸之間

Then she’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這樣子她就可以成為我的真愛

這首歌‘Scarborough Fair’是描寫一位歌手史卡保羅趕集的回憶以及對戀人復舊所開出的條件,好似希臘神話‘Psyche & Cupid’故事中,對Psyche懲罰所開出的難題。今天高興為這首歌所給的難題找到了答案,原來Aransas這塊美洲鶴冬天的棲息地就是刁難歌手心中的答案,希望他們破鏡重圓。

9.美洲鶴復育計畫中的野外偷蛋、族數的普查(wildlife census)、人工捕抓-飼養-野放等過程、野鶴學校工作人員在服裝上偽飾以便與小鳥為伍、輕型的飛機領航以訓練其遷徙的能力等等,在在指出天真的美國人才會做出的事,讓人感動。 

10.在德州溼地海灣經常可以看到pelican的捕魚鳥,它的名字是塘鵝或鵜鶘。在美國家庭認為它是送子鳥,所以家中若有生產喜事,則在門前會擺放pelican模型,粉紅色代表女嬰,淺藍色代表男嬰。在西方聖經中雌鵜鶘代表耶穌受難與救贖的結合,按照中世紀的動物預言,鵜鶘的幼鳥反叛自己的父母,因此被公鵜鶘殺死。三天後,母鵜鶘出於對死去幼鳥的無限母愛,用自己的血餵養牠們,而使他們復活。在這個傳說中包含了基督教關於創世、背叛和救贖等教義。(Ref:聖經的故事) 

11. Audubon Society

成立於1905年的這個學會,是紀念野鳥畫家John James Audubon (1785~1851,見圖)而設的一個生態保育團體,包括土壤、水、植物、野生動物,其目的是希望從態關係增進眾生福祉。附圖中的旅鴿(passenger pigeon)是Audubon的遺作。名為‘Martha’的最後一隻旅鴿,於1914年卒於辛辛那提動物園(Cincinnati Zoo),它也成了今日挽救瀕臨絕種物種的十字軍旗幟符號。

六、結語

英文‘Whoop it up’乙詞意指:「為引起熱烈興趣」,每年二月底在‘Aransas NWR’都會有為美洲鶴復育的慶祝會,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生物多元性共襄盛舉(whoop the bio-diversity up!),特別是那一份心最重要。也請大家時時記住生態學的五大基本要素中,除了物質、能量、時間、空間外,還有一項非常重要而常被人忘記的多元性‘DIVERSITY’。唯有多元化,這個生物網才會堅韌,眾生更容易存活,即《莊子南華經》中的「齊物論」是也。今天以美洲鶴為例,可以將之應用在其他眾生,人類不要再做獨夫,存‘Egology’的心態;即使有人本思想(humanitarianism)的世界公民觀念也還不夠;請將愛心擴大到地球村,每個生物(村民),這種生態觀‘Ecology’,才是「大愛」。

七、參考文獻

1.International Crane Foundation: Whooping Cranes; North America’s Endangered Legacy, 2002

2.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Field Guild to the Birds of North America, 2nd ed, 7th printing, 1987

3.John Heinerman:Healing Benefits of Garlic, p.111, 1994

4.王健等譯:聖經的故事,原著:Hendrick van Loon:The Story of the Bible, p.245, 2001

Whooping Crane,美洲鶴

美洲鶴的遷徙途徑與棲息地

極輕型飛機訓練美洲鶴遷徙

鵝島之千年橡樹

John James Audubon (1785~1851)

 旅鴿(passenger pigeon

 

Top